正版王中王平特一肖 > 新闻动态 > 杜牧曾看上七虚岁千金,与其母约十年后娶她为

原标题:杜牧曾看上七虚岁千金,与其母约十年后娶她为

浏览次数:199 时间:2019-09-03

眼看要散场,一名妇女领着一个10来岁的小姑娘上台,杜牧按照“美女标准”仔细打分,盯着小姑娘钻研了好久,大为满意。他当场跟母女说:10年内我会来这里做刺史,要是10年不来,就请另嫁。然后重金下了聘礼,满意地走人。

文章摘自《传奇故事》2009年第12期 作者:慕容骁 原题为《李杜风流事》慕容骁呵呵一笑,扬手一木,开篇唱个肥喏:李杜文章千古传,风流绝代笑青山。 多情自古别无岸,留取诗心系小船!在唐代,要出名,“武作侠客,文作嫖客”才能风流百代,当然前提是武者武功卓绝,文者文华盖世。前者如尉迟敬德,勇冠三军,“马上三夺槊”;后者如杜牧,“十年一觉扬州梦,赢得青楼薄幸名”。这开放的做派要从李世民算起,唐太宗李世民的母亲窦氏是鲜卑族人。老爹李渊生于关陇,自称祖居关陇,是西凉王李皓的后代。胡人风俗很乱,乱伦“扒灰”,算不得稀奇。所以武则天可以在太宗死后成为儿子高宗的皇后;杨贵妃则上了公公唐玄宗的床。皇上都带头风流,平民更该自由。王小波在《唐人故事》里说,当时的长安城里的成年男子,都被姑娘们亲热地称为“舅舅”,且不论是否杜撰,多少有些映射些现实,可见当时的确开放。且看看唐人如何风流,武的从略,单说文客。领军四人,大小李杜。先说小杜。杜牧26岁就中了进士,可升官不快,30出头了,还只在淮南节度使牛僧孺(就是后来被扯进“牛李党争”的牛政客)的幕府当个小官,上班地点在扬州。当时有“一扬二益”的说法,这“扬”指的就是扬州,除了首都长安,扬州就是全国最繁华的都市。那时扬州是著名的红灯区。一到晚上,全域的歌楼夜总会有上万灯笼打出来,“九里三十步,街中珠翠填咽,邈如仙境”。杜牧是单身汉,每天下班后就爱往其里钻,如鱼得水,夜生活搞得丰富多彩。等到杜牧任满离开扬州的时候,牛僧孺提醒了一句:你还是应该注意点身体啊。杜牧马上抵赖说“某幸常自检守,不至贻尊忧耳”--自己还是很注意为官形象的。牛僧孺笑笑,让人拿来一大堆暗访记录,杜牧一看,都是牛总派当差夜里跟踪记录的报告,上书“某年某月某晚,宿某家,平安无事”等等。杜牧大窘,羞得连忙磕头。多年后老领导牛僧孺离世,杜牧亲自捉刀墓志铭,比给自己的墓志铭写得还好,以表知遇之恩。后来杜牧回忆在扬州有当差护航逛妓院的日子,写下了著名的“十年一觉扬州梦”。虽然他在扬州过得肾亏脚软,但写出了不少关于扬州的经典诗篇,以至于后人一提起小杜,就想起扬州。离开扬州后,杜牧贪色的毛病没改。一次,李司徒宴请官员,因为杜牧身为监察御史(相当于现在的纪检组长),李司徒怕被双规没敢请他。李司徒的家妓号称第一,杜牧很想去做个评委,就主动托人跟李司徒打招呼,要求赴宴。李司徒没办法,只好请他来。杜牧在家已经喝得脸似猴屁股,到了李司徒家,直着眼琢磨李的众多美女。又喝了一阵后,杜牧借着酒劲问:听说有个叫紫云的,在哪里?李司徒指给他看,杜牧瞪眼扫描了半天,说:果真名不虚传,应该送给我。众人皆笑,他却皮厚当没事。当然情圣小杜也偶有失手的时候。一次他到湖州散心,湖州刺史顺便拍马,把附近的歌妓舞姬都召来让他做专业鉴定。杜牧嫌不过瘾,提出在湖边办一次大型“50进20”的选秀活动,这样他就可以挑一挑全城的美女。刺史够兄弟,真的照办。但是杜牧眼睛太毒,看了一整天,竞选不出个“最上镜小姐”。眼看要散场,一名妇女领着一个10来岁的小姑娘上台,杜牧按照“美女标准”仔细打分,盯着小姑娘钻研了好久,大为满意。他当场跟母女说:10年内我会来这里做刺史,要是10年不来,就请另嫁。然后重金下了聘礼,满意地走人。不料事情不顺,杜牧折腾了14年才混上湖州刺史。到任一看,当年的小姑娘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娘了。因为有10年保鲜的约定,杜牧愿赌服输,只能又用老办法解决--写情诗,一首《叹花》情切切:“自恨寻芳到已迟,不须惆怅怨芳时。如今风摆花狼藉,绿叶成阴子满枝。”这倒不是杜牧专情,大概只是想多个妾而已。这不是杜牧第一次情场失意了。杜牧刚刚参加工作不久,就爱上了他领导的歌女,叫张好好的。自从见到此美女,小杜没事就往领导家跑,三天看不见心抓挠。但张好好是领导家属,杜牧苦于有贼心没贼胆。后来领导的弟弟和杜牧色鬼所见略同,也看中了张好好,捷足先登纳为小妾,杜牧连饱眼福的机会也断了。直到杜牧调到扬州,还一直怀念着张好好。几年之后,杜牧偶遇旧日梦中情人,眼泪鼻涕乱飘,伤情之下写了著名的Ⅸ张好好诗》。杜牧的书法本不是强项,写不过颜柳等大腕,但一股春情可能憋得太久,一爆发出来别有风韵,以至于杜牧手书的《张好好诗》成为传世珍品。流传至今的《张好好诗》纸本上,有宋徽宗、贾似道、年羹尧、乾隆等一堆名人的鉴定印章。后来被民国四大公子之一、收藏家张伯驹购得,最后捐给了国家。如今诗人不如意只会在舞台上脱裤子念诗,小杜失恋都搞出了一件国宝,水平实在是有分别。

文章摘自《传奇故事》2009年第12期 作者:慕容骁 原题为《李杜风流事》

慕容骁呵呵一笑,扬手一木,开篇唱个肥喏:

李杜文章千古传,

风流绝代笑青山。

多情自古别无岸,

留取诗心系小船!

在唐代,要出名,“武作侠客,文作嫖客”才能风流百代,当然前提是武者武功卓绝,文者文华盖世。前者如尉迟敬德,勇冠三军,“马上三夺槊”;后者如杜牧,“十年一觉扬州梦,赢得青楼薄幸名”。

这开放的做派要从李世民算起,唐太宗李世民的母亲窦氏是鲜卑族人。老爹李渊生于关陇,自称祖居关陇,是西凉王李皓的后代。胡人风俗很乱,乱伦“扒灰”,算不得稀奇。所以武则天可以在太宗死后成为儿子高宗的皇后;杨贵妃则上了公公唐玄宗的床。皇上都带头风流,平民更该自由。

王小波在《唐人故事》里说,当时的长安城里的成年男子,都被姑娘们亲热地称为“舅舅”,且不论是否杜撰,多少有些映射些现实,可见当时的确开放。

且看看唐人如何风流,武的从略,单说文客。领军四人,大小李杜。

先说小杜。杜牧26岁就中了进士,可升官不快,30出头了,还只在淮南节度使牛僧孺(就是后来被扯进“牛李党争”的牛政客)的幕府当个小官,上班地点在扬州。当时有“一扬二益”的说法,这“扬”指的就是扬州,除了首都长安,扬州就是全国最繁华的都市。

那时扬州是著名的红灯区。一到晚上,全域的歌楼夜总会有上万灯笼打出来,“九里三十步,街中珠翠填咽,邈如仙境”。杜牧是单身汉,每天下班后就爱往其里钻,如鱼得水,夜生活搞得丰富多彩。等到杜牧任满离开扬州的时候,牛僧孺提醒了一句:你还是应该注意点身体啊。杜牧马上抵赖说“某幸常自检守,不至贻尊忧耳”——自己还是很注意为官形象的。牛僧孺笑笑,让人拿来一大堆暗访记录,杜牧一看,都是牛总派当差夜里跟踪记录的报告,上书“某年某月某晚,宿某家,平安无事”等等。杜牧大窘,羞得连忙磕头。多年后老领导牛僧孺离世,杜牧亲自捉刀墓志铭,比给自己的墓志铭写得还好,以表知遇之恩。

来源笑傲酱油历史网(www.lishiqw.com)

本文由正版王中王平特一肖发布于新闻动态,转载请注明出处:杜牧曾看上七虚岁千金,与其母约十年后娶她为

关键词:

上一篇:清代四大家,明朝鲜军队旅扫灭南汉最终统一岭

下一篇:没有了